“这小娃,是真龙!”注视着眼前的真龙之身的小孩,楚诺不免有点惊讶,自己见到的第一条真龙,居然是一个小孩,还是被炼成金童的娃娃。

“我还他,他可是我的宝贝啊!”土酋山连忙抱住了敖炼,而敖炼此刻已经没有丝毫的生机,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敖...”这时被一股熟悉的气息惊醒的敖玄心也缓缓睁眼,当看到敖炼的背影,以及那头上的龙角,顿时让敖玄心原本已经逐渐稳定的内伤一下子控制不住伤情。“敖炼小公子!”敖玄心不敢相信,自家的小主子居然也会出现在西荒,可看样子已经被土酋山这个疯子炼制成为了金童。

“我的宝贝金童啊,给我杀了他!我现在就给你埋入控灵玉简,你给我杀了...”然而土酋山正要用刀子在敖炼后脑勺割开一个洞时,却被敖玄心一脚踹飞出去。

“敖玄心,在此拜见小公子!”敖玄心带着明显的哭腔,慢慢磕头拜倒在敖炼的脚下,可如今那么活泼可爱的小公子,已经不会再扶起自己,再叫自己一句玄心哥哥了。“唔...哇哇...”敖玄心哭的有多撕心裂肺,楚诺和土酋山立马就清楚了。

“小...小公子?难道他是,东海敖氏,老龙王的心头肉,掌中宝,东海小白龙,敖炼!”此刻土酋山知晓敖炼的身份,胆子和心脏几乎都要被吓破了,这位小祖宗,可是东海境内唯一的巅峰存在,老龙王有七子,独爱敖炼,甚至还曾经不惜得罪大神,也要替敖炼找回说法,而那时东海与天界可谓是大战在即,最终天界只能服软,将那欺负敖炼的神子囚禁东海,才免去了干戈。也是因此东海成为四海之首,即便天上的纨绔来到东海,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可如今自己不仅抽了敖炼的三魂七魄,还将其炼制成为了金童。还好死不死的被敖玄心撞见了。

“杀了敖玄心!”此刻的土酋山已经豁出去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得罪了整个东海,要想活命,这里所有人都得死。

控灵玉简是无法埋入敖炼的体内了,但土酋山好在炼制之前就埋好了一个心眼,毕竟敖炼的资质已经远超自己最得意的四象童子,而四象童子的弱点他本人最清楚,一旦控灵玉简没了,四象童子就真的与自己没有了关系。于是在敖炼的体内他还是多放了一个宝物。

随着土酋山手中的铜铃开始响起,敖炼开始缓缓抬头,像是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

“杀了敖玄心!”敖玄心也听到了土酋山的命令,立马起身,却被敖炼提前一脚踩在地上。

“敖炼小公子,我是玄心啊!”可不管敖玄心怎么说,敖炼都没有一丝波澜,正要抬手砸向敖玄心的头。

“这可不行!”楚诺手中的末世的星陨枷锁已经牢牢的缠在敖炼的手上,不让其下杀手。

“臭小鬼,我现在没空理你!”眼下土酋山认为敖玄心的威胁更大,楚诺说到底也只是一人之力想杀自己,可敖玄心一旦走漏了风声,自己将会被整个东海,甚至整个神州大地所追杀。即便躲入西荒的深处,也断然没有存活的可能。

“土酋山,小公子的仇,我没找你算,你却先要我的命!”

“敖玄心,我知道你的为人,只要有人想动你的主子,你就要杀对方全族,而如今我事情已经做了,你会放过我吗?”

“土酋山,你的死是注定的了,别说我,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你可以逃的地方了。”

“是吗?只要你死在这里,谁还能想到是我做的!”

“土酋山,我发过誓,东海敖氏的敌人,就是我敖玄心的敌人!”说着敖玄心开始化作一头黑蛟,开始飞往天际,操控着黑色的天雷不断的落向土酋山。

然而土酋山没想到的事,自己居然完全不惧怕这些天雷,甚至被劈中了也是秋毫无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