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排好这些事情后,李垂文又去健身房打卡练了几组,结束后见晚饭时间尚早,拿出手机刚想刷一下视频,之前那个银行小秘书就给他发来了微信:

“李先生,您有一份香江那边发来的贷款结清材料和分行的信用卡邀请,我是给您送去还是您有空来一趟银行办理呢?”

李垂文突然记起自己想白嫖一份工资的事情,就给她回信:“我过去吧,正好有事情跟你们聊聊。”

现阶段的李垂文赚钱虽然容易,但也不拒绝赚更多钱。

开源节流是他当下的主旨。

节流就像他每天准时打卡的健身锻炼,他争取在半年内将心率降低到65,一年后维持在55的水准,这意味着每年少说也能省七八百万。

开源就是寻找更多的收益机会,最简单的莫过于眼前银行给的好处,他的存款规模完全可以去混一个副行长当,年薪50万轻轻松松。

而且他还可以给自己揽储做业务拿提成,因为除了定存银行的两个亿,他手里仍然有大把资金有定存需求。

这肥水为什么要流外人田呢?

多赚一万是一万,去会所都可以多叫一个头牌,多五十万那我都可以定制小姐姐全国空降了。

多捞这笔钱就算是去买排骨吃都香啊!

李垂文现在是有钱不拿白不拿的心态。

反正自己公司要运作起来,起码还得花两三个月才能正常,目前就先混个副行长威风一阵吧!

他驱车来到了m行人民路支行。

它属于一级支行的性质,营业规模还挺大,商业大楼一层都是办公地,什么理财中心、自助银行、对私对公区域都规划有序。

银行旁边是商业广场,客流量也不错,李垂文把块头巨大的凯雷德往银行门口一停,下车潇洒走上台阶。

银行门口,刘倩已经在等候了,职业装穿还出了那么几分爱美的心机:套裙是往膝盖上面短一两寸的,会更显得腿长高挑。

见到他出现便就是百花盛开的笑容:“李先生!下午好!”

李垂文疑惑:“怎么今天喊人这么甜?”

“好久不见了嘛!”她笑着跟随一旁。

李垂文也笑了:“这么可爱,那下次我得给你带两块糖了。”

“谢谢!”她声音很甜。

李垂文示意:“带我去见你们行长。”

“行长有事开会去了,她让我来接待您!”

刘倩抬手示意往里走。

来到贵宾室内,刘倩为他沏好了茶,再说正事:“香江那边的结算文件已经送过来了,他们已经收到您的偿还款项,您签个字就表示结清这项短期借款了。”

李垂文拿起文件翻了翻,刘倩就来到身旁坐下,丝袜包裹的双腿并拢斜向他,纤长指头不忘指一下某些重点内容:

“这里您仔细看看,确认金额、日期、您的署名,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固定叙述格式的,问题不大。”

她说话语调很软和,让人舒服。

李垂文就说:“不用一口一个您了,怪别扭。”

她露齿笑的改口道:“不介意我占便宜的话,就叫您文哥!”

李垂文点了点头,再看文件也没什么特别的,便签下了名字。

他筹借香江m行去炒股的1510万美元,就连本带息偿还清楚。

目前他与m行的合作为:2亿元定期两年存款,约定利率6.2,利息前已经提前预支一半,所以每月他还能领51.6万利息。

他的美股账户有约4.8亿元的资金,这部分还暂时没有规划到,正好也是今天他来银行的目的之一。

“您喝茶!”

刘倩将茶杯送到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