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旧听后,脸上挤出了笑容。他伸出手,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后他又把手,给收回了。

又笑道:“圣朝王可真会说笑。刚这一剑,有凤来仪,可是老剑神的看家本领了。这么难学的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都能学会。可想圣朝王的天赋,是超出常人的。那刀法,自然是无人能敌了。”

说这到这里,他不等张望月说话。看向了李摘星,话锋一转。

又道:“这位是?”

张望月道:“李摘星,我的朋友。”

陈旧拱手笑道:“久仰久仰。”

李摘星像是睡着一样,拱手道:“客气,客气。”

两人说完,便不再说话。

可看陈旧,似还想要说些什么。

这时,天竺王道:“陈旧啊,我可是听你说。你来的时候,带给圣朝王一份大礼呢。现在,既是见了,为何不说一说呢。”

陈旧道:“这。”

天竺王道:“这什么这,直接说了吧。”

听后,张望月道:“既然陈旧朋友,为我准备了大礼,这就说出来吧。免得,引我着急。”

陈旧抬起了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说了。”

张望月道:“说吧。”

陈旧往前一步,道:“我知道圣朝王刀法不错。所以,这一次前来,还带了十个刀法也不错的人。”

张望月听后,哦了一声。

陈旧接着道:“不光是我,想看一看圣朝王的刀法。就连这十个人,也很想比圣朝王比试比试。”

张望月道:“既是如此,何不让他们出来一见。”

陈旧道:“圣朝王别急,这十个人,有一个毛病。”

张望月道:“什么毛病?”

陈旧道:“他们出招,不仅要分个胜负。还要分个生死。不知圣朝王,怎么看?”

张望月思考了一下,道:“倒真是个毛病。不过,我可以试一试。毕竟,我本身所练也是刀法。当然也很想遇到高手。”

陈旧笑了起来,“那就好。那就好。”

张望月道:“不必客气。”

这时,天竺王又道:“陈旧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不是还有一个朋友。听说已经来了,何不让他出来,见一见啊。”

听后,张望月道:“哦,竟然还有。”

陈旧道:“确实是一有一个,不知圣朝王可否愿意一见。”

张望月道:“当然,当然。”

陈旧又笑了,“那太好了。”他说着,摆了摆手。于是,从屋子里面,走出一人。

是一个头上,戴着牛头面具的人。

他站在了陈旧的旁边。这个人,当然是牛头人。

牛头人的计划,便是要杀了张云溪与天竺王。此刻,他已是接近了他们。

张望月当然不能,表现出认识牛头人。

于是,陈旧引见了一下。两人,拱了拱手。这就表示,见过面了。但算不上朋友。

此刻,牛头人把目光,看向了张望月背后的刀,便道:“圣朝王身后的刀,很特别啊。”

张望月听后,把刀从背后取下,道:“你说这个,这是铸刀山庄欧冶子用了三十年所铸的刀,是一把好刀。”

牛头人道:“不光刀好。那刀柄上的红布,看起来也很特别啊。”

张望月道:“这个啊,是我朋友送的。”

牛头人道:“在我们西里,红布是一种美好的象征,都是用来系在胳膊上。以表示,幸运降临。圣朝王,何不把红布系在胳膊上呢。”

张望月道:“还有这种说法?”

牛头人道:“有,当然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