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陈青千盼万盼的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突然让他兴奋了起来。

肯定是红月妖王看过了白上绫的书信,然后允许他过关了。

终于可以回家了啊。

“呵呵呵....我看你未免高兴的太早了”

就在他起身准备去迎接一下高原卓也的时候,乌鸦脸突然冒了出来。

“你什么意思?”

虽然不知道乌鸦脸为何突然出现,但对方扫了自己的兴,陈青的脸色顿时就阴沉了起来。

只不过受制于他现在的样子, 大概无论是什么脸色,都没人能够看的出来了吧。

“等下你就知道了”

乌鸦脸说完直接漂浮到一边去。

“大胆恶贼!居然敢拿一张假的公主手信冒充皇亲国戚,识相的就快快离去,否则别怪本将对你不客气”

走近的高原卓也身负盔甲,眼神不善的看着陈青,若不是碍于陈青身上的妖气波动过于恐怖,换做一般人如此戏耍自己, 他早就一剑劈过去了。

听到这话,陈青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敢置信。

自己傻乎乎的等了这个家伙半个月的时间,结果就得到了一句这个?

“快滚!”

见到陈青傻乎乎的站在原地,高原卓也看了一眼四周的手下,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猛地抽出宝剑指着陈青喝骂了一句。

“会不会是搞错了,啊?一定是搞错了吧,那书信不可能是假的,那是白上绫亲手交给我的,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

一想到没了红月妖王的帮助,自己一个人面对那几乎不可战胜的山鬼,陈青就有些崩溃。

离开家半年了,遭受了多少苦难,死了多少次?忍受了多少的孤独和绝望,眼看就要回家了,怎么会这样呢?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对吧,开玩笑的,这种玩笑不好笑,真的不好笑的!”

陈青此刻情绪激动近乎语无伦次的说着, 猛地上前一步拽住了高原卓也披挂的锁扣玄关。

“谁跟你这恶贼开玩笑!”

高原卓也感觉受到了侮辱,就在他准备推开这个混蛋并一剑砍过去的时候,陈青就先一步仰起脑袋,随后一击头槌狠狠的砸了过来。

“砰!”

一声巨响过后,饶是高原卓也带着头盔都感觉有些七荤八素的,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

“不会的,不会的....是做梦,一定是做梦....书信怎么会是假的呢?呵呵呵...呵呵呵”

撞开了高原卓也的陈青站在原地又哭又笑,浑身的气息越来越恐怖,甚至让一种受过了严格训练的军士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下一刻,尖锐的嘶吼声从陈青的身上响起,一个狰狞恐怖的巨大鸟喙猛地刺穿他的脖子,从侧面挣扎着想要钻出来。

巨大的翅膀和另一侧相对称的利爪随之破体而出,只是一个瞬间,陈青藏在体内的全部肢体便全部展开。

本就已经没了人样的他,在这一刻看上去宛如一个接肢怪一样充斥着不协调的丑陋与恐怖。

“都愣着干什么,给本将拿下!”

此时已经清醒过来的高原卓也看到陈青可怕的样子也忍不住退后了几步, 他稳住心神之后长剑一指,四周跟随的妖兵同时举起武器冲向了在原地说着疯言疯语的陈青。

这个怪物看上去着实难缠, 气息完全被对方压制住了,贸然动手恐吃亏,高原卓也打算让妖兵先试探一下这个怪物的实力,等到摸索的差不多了再考虑是战还是退回城关据守。

“呵呵呵...我还没睡醒啊...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不会的,距离回家只差一步之遥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