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如今清廷已失其鹿,四路大军围攻广东妖道李长青,全部败北,还败出李二狗、耿精忠、祖泽清三个反贼来,由此可见,这清廷在南方的大势已经烟消云散。

此时正是王爷起兵反清自立的大好时机啊。

只要王爷打出驱逐鞑虏,反清复明的旗号,云南、贵州、四川三省可传檄而定。

陕西王辅臣是王爷旧部,只要王辅臣起兵响应王爷,与王爷的大军里应外合,拿下陕甘地区易如反掌。

广西内战中的祖泽清十分敬畏王爷,他没有什么大的志向,一个广西镇守足以让祖泽清为王爷卖力。

孙延龄和孔四贞也不见得愿意为清廷效死,只要王爷派人游说,将孙延龄和孔四贞所部收纳麾下不是问题。

湖广的李二狗不过是草根出身的野心家,除了一股匹夫的狠劲外,有勇无谋,占据湖广不过是借助大势的便利。

福建耿精忠与王爷素来交好,王爷可以派人与其结盟,北攻清廷,南防妖道。”

平西王府中,方光琛与平西王吴三桂侃侃而谈天下大势。

方光琛知道,吴三桂原本就有反意,而清廷骤变的局势,更是让吴三桂下定决心起兵自立。

当然,反清复明只是一个口号,毕竟这年头除了那个妖道李长青外,谁造反不是打出反清复明的旗号?

打出这个旗号就是用来忽悠老百姓的,在天南之地,明朝的号召力还是很强的。

无论是士绅阶级还是普通平民,拿前明的日子跟暴清相比,自然明白谁才是真的对他们好……

崇祯帝被南方东林党骂了一辈子,等到亡国后,东林党的残孽才知道崇祯帝才是好爸爸!

满人的刀子太锋利了!

吴三桂亲手弄死永历帝的名声本来就不好,自然要打出反清复明的旗号来给自己洗刷名声,哪怕效果不理想,做与不做也是有区别的。

“清廷势弱,但广东的妖道李长青可是如日中天,他不光没有打出复明的旗帜,还自立为大唐皇帝。

如此违背民意之举,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妖道李长青的强盛,而且妖道李长青接连击败清军,清廷近半战兵都葬送在妖道李长青手中,他才是我们定鼎天下的劲敌啊。”

吴三桂长声叹气道。

如果不是妖道李长青太强,吴三桂早就掀起反旗了。

就是因为吴三桂没有丝毫把握对付李长青,才一直忍气吞声,当着清廷的走狗。

方光琛也犯了难,他本以为自己是顺着吴三桂的志向出谋划策,没想到吴三桂自己却打起退堂鼓!

“王爷,如果您不愿意此时反清,也可以继续积攒实力,但清廷在云贵川陕的官员,难免会继续对王爷的势力掣肘,不利于王爷伸展拳脚,大肆扩军啊。”

方光琛想了想,再次提议道。

吴三桂思忖片刻,点头应道:“你说的不错。

我现在反清的意义不大,我不可能丢下妖道李长青这么个祸害去北伐,清廷留在云贵川陕的官员确实是个麻烦。

有清廷官员的阻碍,不光没办法扩军,连行均田府兵之策都没办法。

妖道李长青不可力敌,但我不能坐以待毙,手中有实力,哪怕打不过妖道李长青,天下之大也可以挑选别的地方安身立命。”

“王爷英明!”

方光琛长舒一口气‘点赞’道。

大唐帝国历武威二年一月,云南平西王吴三桂正式打出反清复明的旗号,云贵川各地清军,超过八成向吴三桂效忠,逮捕清廷官员数百人。

其中上百个清廷官员不愿意降吴,被当众斩首。

这时,广东省刚刚完成了科举选材和地方官员落实工作。